主页 > 旷视商务 >母亲在上山挖野菜摔倒后意外身亡!隔天父亲上坟却看到一只手伸出 >
点赞: 709

母亲在上山挖野菜摔倒后意外身亡!隔天父亲上坟却看到一只手伸出

发表于 2020-07-18 | 收藏908 |

母亲在上山挖野菜摔倒后意外身亡!隔天父亲上坟却看到一只手伸出
哥哥16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妈妈和13岁的姐姐去山里挖野菜了,那年春深,过冬的荠菜刚发青就被已经被饿疯的人们连根带叶拔光拌着米糠蒸了窝窝头,以填饱那饥肠辘辘的肚子。山菜刚刚露头,人们就急着掐下来带回家,近处的山菜早被饥饿的人群寻找乾净,大家不得不向大山深处延伸。哥哥有严重的哮喘病,走不了几步就喘得直不起腰,不但进不了山,严重的时候还得去医院打针。爸爸跟着村里的劳力去公社打水库,不但可以多挣工分,中午还可以在工地上吃一顿白面馒头,工地上的人吃饭定量,爸爸分三个馒头和一块辣菜头,他只吃一个馒头垫垫饥,晚上把剩下的馒头捎回家,他们三个小孩就能每人分一块馒头吃。哥哥有病,总是多吃一块。今天,妈妈和姐姐一大早就进山了,哥哥在家看门,哄着妹妹。妹妹饿的难受,盼着妈妈回家,盼不着就哭。

哥哥哄着妹妹:「妹妹不哭。哥哥给你讲故事听。兔子妈妈出去拔萝蔔,让小兔子在家看家

妹妹腆起脸问哥哥:「小兔子不饿吗?我饿。呜——」

哥哥一边用髒兮兮的手抹去妹妹脸上的泪水,一边说:「小兔子饿呀,可她知道等妈妈回家就有饭吃了。小兔子不哭,妹妹也不哭。哥哥接着给你讲故事。这个时候,大灰狼来到小兔家门前敲门: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开门儿,我要进来

「不开不开就不开!」妹妹接过故事,说道,「我不听故事,我饿!」

这个故事哥哥已经讲了无数遍,妹妹已经倒背如流,她现在只盼望妈妈快回家。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妈妈她们也没有回来,她们去的地方一定离家很远,以前碰到这种情况,妈妈和姐姐总会背回家两大篓青菜。

妹妹请求哥哥:「哥,你用勺子煎个鸡蛋我吃吧。」妹妹生日的时候,妈妈用铁勺子在锅底的炭火上给妹妹煎了一个鸡蛋,那种鸡蛋的香味至今还留在妹妹的脑子里。以后她们就再也吃不着鸡蛋了。家里只有一个老母鸡,每当生了鸡蛋,妈妈就把它珍藏起来,一个鸡蛋可以去村里的供销社换回一盒火柴,一包缝衣针,半斤盐粒。更重要的是二斤鸡蛋可以去和公社里面的那些脱产人员兑换一斤全国通用粮票,妈妈已经兑换了五斤粮票了,等攒够十斤以后,爸爸就带着哥哥去城里的医院把病治好。

哥哥看妹妹实在可怜,就到处找鸡蛋,梁头上,面罐里,哪里也没有,看来妈妈早有预料,把鸡蛋藏了个严严实实?或者根本就没有鸡蛋。哥哥觉得对不起妹妹,拿起菜刀,在爸爸从工地上捎回家的那块辣菜上削下一片,又端过一缸凉水,对妹妹说:「咬点鹹菜,再喝水,马上就不饿了。」妹妹听话的嚼一点鹹菜,再狠狠喝几口凉水。忽然,妹妹张着嘴让哥哥看:「哥呀,我嗓子冒火。」

哥哥从妹妹手里拿下鹹菜,哄着妹妹:「来,哥哥抱你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一觉醒来,妈妈就回来了,带回好多好多青菜,给你做好吃的。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门口有个小黑狗,打一把棍咬一口。」

哥哥好歹把妹妹摇得睡眼惺忪,準备把她放到炕上。姐姐忽然慌里慌张从外面跑回家,哭着说:「哥哥,快找人告诉爸爸,咱妈妈在山里挖着野菜,一下子跌倒,不行了。」

兄妹三个顿时嚎啕大哭起来,村里的好心人赶紧跑到工地,爸爸和工友们找到妈妈的时候,妈妈已经没有的气息。他们把妈妈抬回家,看着妈妈那被荆棘刮破的脸庞,看着妈妈身上那破烂的衣服,爸爸老泪纵横。

因为第二天水库工地上搞大会战,爸爸决定当天埋葬了妈妈。妈妈就一套囫囵衣服,还是她出嫁的时候姥姥陪送的嫁衣,平日里她从来不捨得穿,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找出来见见新,过了年再收起来。爸爸从包袱里找出那套衣服给妈妈穿上,家里买不起棺材,爸爸把妈妈的嫁妆,一个老柜子拖来出来,说:「就让你妈妈将就一下吧,总比用薄帐子舒服。」

就这样,妈妈被草草埋葬了。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你妈妈曾对我说过,为了给你看病,她已经攒了五斤粮票,谁知道你妈放在哪里啦?」

爷四个分头找,找遍了每个角落旮旯,就是没有发现粮票的影子。忽然姐姐大声说说:「我记起来了,妈妈把粮票藏进她新衣服的口袋里。因为每次妈妈从公社回来,都是打开包袱,然后再包起来,才放心地干活。」

这一提,爸爸忽然想起来,昨天给她穿衣服的时候,明显觉得上衣口袋里有纸一样的东西,可是因为当时伤心过度就疏忽了。

那可是用十斤鸡蛋换回来的呀,攒了整整一年多。爸爸决定打开坟墓把粮票找回来,给哥哥治病。他们找来左邻右舍,扛着镐头和铁锹来到墓地,刚刚埋葬的土本来就不结实,不一会儿上面的土就扒净了。忽然,前面的人停止了行动,惊奇地连连后退,他们发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裸露的柜子上开出一朵奇异的花朵,含苞待放,颜色黑紫。爸爸分开众人,走上前去,用嘴吹去上面的浮沉,原来那是伸出来的一只手掌,手心里攥着一摞一两的二两的不等面额的粮票。五个手指甲盖都已经磨净了,连一点根都没有剩下,殷红的血液把五斤粮票染红了大半。爸爸握着那只手慢慢把它送回柜子,打开柜顶,妈妈不是原先的躺着,而是坐起来,眼睛绝望地望着天空,攥着五斤粮票的右手老是那样举着,好像举着一份沉甸甸的希望。大家忽然明白过来,这里面曾经发生过什幺事情。全村老少听说后,都纷纷聚拢来,为她送行,因为大家知道,这回她确实已经走了。墓地上一片哭声。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正网sun|发现生活|项目业界|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心博天下官网注册登录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老葡京现金官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