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时评 >Herstory|何超仪:我是深柜女教师,我是唐楼穷女子,我 >
点赞: 835

Herstory|何超仪:我是深柜女教师,我是唐楼穷女子,我

发表于 2020-06-07 | 收藏331 |

在一次访问中,何超仪引述周润发对她的忠告,「你这种样貌,全香港只得一个,你乖乖地吧,不要经常玩烂个样,靓女番点吧。」在香港走美女路线的欧亚混血脸孔的例子,还有 60 年代的胡燕妮和 00 年代的 Maggie Q,何超仪与她们不同的是,她做女主角也不见得要做大美女。

说起何超仪,我们会想起她有一个富爸爸,她有标緻的欧亚脸孔,但她与姐姐何超琼就像一面镜子—拥有财富和没有柴米油盐的烦恼,一个用其优势再建立自己的商业版图,成为亚洲赌博事业的赌后,另一个则用自己的财富,还有童年结识了梅豔芳、陈百强等巨星的优势,进入娱乐圈,但是这位何家淑女极为反叛,只唱地下摇滚乐,也只演香港的边缘女子。

为什幺何超仪对于香港来说是特别的?真的只是因为她没有读过大学、是比较不顾形象的富家女?还是她愿意在电影中丑化自己、在音乐录像中妖化自己?这些理据并不独特。回顾何超仪几个电影角色,如《豪情》(2003)的赵啷啷、《蝴蝶》(2004)的阿蝶和《维多利亚壹号》(2010)的郑丽嫦,一个是性工作者,一个是已婚的深柜女同志,一个是为了买楼而杀人的穷女子,三个都离不开香港日常和基层的风景,绝不离地。

《蝴蝶》:深柜中的女教师、六四、学运

在《蝴蝶》,她演的是一个内敛的女校中学教师,已婚而且有一个女儿,有一个体面的家居环境,完美的香港核子家庭典範,而同时,她却再次爱上女生,最后勇敢地选择离婚,在唐楼的露台上,豁达地看着意外被踢掉的一只拖鞋。

Herstory|何超仪:我是深柜女教师,我是唐楼穷女子,我
图片|电影《蝴蝶》剧照

Herstory|何超仪:我是深柜女教师,我是唐楼穷女子,我
图片|电影《蝴蝶》剧照

年轻的她与真真(蒋祖曼饰演)原来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一切都是香港风景—旷课的二人、八十年代香港的学运、女校那片阳光灿烂的草地、真真在澳门的家、贴满海报的墙壁,是女孩之间最幸福却最短暂的青春时光,也是阿蝶最难忘掉的第一次恋爱和亲密经验,即使到生了小孩有了丈夫,现实的物质丰富依然无法比美。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亦在电影中作为两个女孩爱情结束的开始。阿蝶希望真真能努力考好会考,升大学,真真却希望摆脱常规。在十字路口,她们分道扬镳,再见也是几十年后,在真真出家的澳门寺院。一别便是几十年,二人带着最本土的记忆,唤起观众的集体回忆。远去的除了是真挚却无法抓紧的爱情,还有八十年代的香港民主回归梦,还有我们昔日香港的香港味道。片尾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由 At17 唱出,林二汶与卢凯彤对于香港的意义,与电影一样,不言而喻。

Herstory|何超仪:我是深柜女教师,我是唐楼穷女子,我
图片|电影《蝴蝶》剧照

Herstory|何超仪:我是深柜女教师,我是唐楼穷女子,我
图片|电影《蝴蝶》剧照

《维多利亚壹号》:唐楼穷女子、市区重建、皇后码头

在《维多利亚壹号》,她带着的香港包袱则是「土地问题」,包括唐楼被收购、居民被暴徒迫迁、香港劳动阶层无法负担楼价和贫富不均的问题,这些问题在香港东北、市区如土瓜湾都上映过。事实上,这部电影由她的电影公司出资拍摄,在一个访问中,她表示希望以视野打破传统。她开拍电影,没有选择拍一部卖座的商业片,却选择做这部血腥暴力的 B 片,矛头更直指地产商、发展局和市区重建局,令人惊喜。

她演的郑丽嫦在唐楼土生土长,穷却活得快乐,一个纸杯传话筒是她与对面小男孩的练习方法。不过,对面的唐楼却面对着种种逼迁的威胁,例如被放水蛇,反映出官黑勾结的现实。不久,对面这栋向海的唐楼被改建成豪宅「维多利亚壹号」,也是郑丽嫦长大后打三份工希望能买到的楼。里面所住的人,在电影中都彷彿是应该要被移除的社会垃圾,例如爱吸毒和玩女人的有钱公子、包二奶的男人、坐在家里做生仔机器的妻子,郑丽嫦几乎都用残酷的手法将他们杀掉,这部电影亦因此经过删减。电影可谓极度仇富,而上映时刚好正值何家的争产事件,何超仪笑言「会请全家人看(这部)三级片」,极为讽刺。

郑丽嫦是个属于香港的弱势女子,日间独自吃着剩下的糖水坐天星小轮渡海,也让人连结到一幕,爷爷与她在皇后码头谈天,提到这里即将迁拆的事实。这部电影与《蝴蝶》一样,对香港的旧物有着怀旧的感情,皇后码头在 2007 年因为「要配合中环填海」而被拆,事前有大批市民和学生组织留守,抗议拆除历史悠久的码头。

郑丽嫦同时也是个狠心的杀人狂,为了买楼,不惜将维多利亚壹号变成凶宅,楼价下跌,自然就买得起了。如果要形容她,大概是不少被迫变得疯狂的香港人。

地下摇滚:复兴八十年代

何超仪与昔日香港的怀旧情意结,也可见于她所组的乐团 Josie and the Uni Boys 的歌曲《80's再玩》,重新将梅豔芳、张学友和罗文的名曲如《